如何看待日本的立宪民主党?

立宪民主党的由来,要追溯到它的前身民进党。

民进党虽然是最大在野党,但成立以来长期面临支撑率低迷的局势。在小池旋风[1]下,民进党员纷纭退党;素有“众议选前哨战”之称的2017年东京都议会议员选举中,民进党提出的36名候选人有三分之一离党,投靠小池百合子的处所政党“都民第一会”。连民进党的支撑母体“日本劳动组合总结合会”(结合)都跑去支撑都民第一会了[2]。内外交迫下,民进党仅在东京都议选获得5个议席,创下最低纪录。党首莲舫因此引咎辞职。

即将面临众议院大选,新任党首将决议民进党未来去向。前外务大臣前原诚司及前官房长官枝野幸男,断定投入党首选举,形成两人对决局势。

前原与枝野

前原诚司是民进党内典范的鹰派,主意修正和平宪法[3],党务上以为应修改跟日本共产党间的选举合作关系[4],受到民进党内保守派及劳团出生的议员支撑;枝野幸男则是自由派的代表,在去年参议员选举时,身为党的干事长主导与其他野党共斗,大致遵守莲舫带领的党务一级主管的路线方向,受到党内左派-自由派人士支撑[5]

曾担负外务大臣的前原诚司,有“民主党之鹰”“日本的布莱尔”之称前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在东日本大地震时曾持续工作105小时未睡,但仍能镇定自若、条理明白的报告最新事态和答复记者提问,没有任何失态和失言,大众惊呼神人

2017年9月1日,前原诚司在选举中获胜,当选民进党新党首。

新党首的选出并未使得民进党处境有多少改观,“离党多米诺”仍然连续,13日又有三名众议员脱党而去,前原出任党首不到半月就失去了五名议员,其中几人投靠了小池。离党风潮蔓延到了众议选候补,不少预定候补提交了离党申请。前原并不情愿,本想在这些脱党人士的选区派出“刺客候补”[6],但斟酌到党势低迷,最终不了了之。

另一方面,在东京都议选中大获全胜的小池百合子,也不免对自己的号令力和支撑度发生了过高的误判。9月25日,以都民第一会为依托,小池百合子发布成立“盼望之党”,成立伊始便拥有57名国会议员,声势浩大。26日晚前原与小池机密谈判,切磋两党合流的可能性。

9月28日,众议院解散。前原诚司当天提议,民进党将不再为此次大选推荐候选人,所有参选者将由“盼望之党”进行统一提拔和推荐,民进党将在选战中全力支撑“盼望之党”,并全权委任其本人进行与“盼望之党”间的沟通与交涉等。前原表现,盼望党内议员懂得此次弃名取实的决议,无论用何种手腕都要禁止安倍政权持续执政。这代表着民进党在事实上解体。此决议引起民进党内外以至朝野强烈震撼:

首相、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28日晚间称,不谈政策的整体合并令人难以置信。官房长官菅义伟则表现,选举前政党重组并非新颖事,但比起政治权势如何重组,大众更器重政党的具体政策。代代木党首志位和夫则批驳前原这一提议是违背“野党共斗”路线的背信弃义之举,并批驳小池的“盼望之党”反对废止新安保法的姿势,称其是自民党的弥补权势。

然而,对于第一野党的委身之举,小池却显得不太领情,表现不会照单全收,而是须要甄选其中和盼望之党政治观念相近的成员,偏左的民进党成员不会被吸纳[7]

此举引起民进成员强烈不满,纷纭离党。前厚生劳动大臣长妻昭表现:“禁止安倍政权的暴走固然主要,但在这个进程中,我们不应废弃我们的理念和路线。”

经过此变,枝野幸男本盘算以无所属身份应战众议院选举。但胆怯失去左系党和发声空间的选民,开端自行发起”枝野,站出来!”(枝野立て!)的运动,呼吁枝野幸男自动与民进党割席,立起改革的新旗号。“枝野站出来”敏捷在日推刷屏。

支撑者请求枝野站出来

几日后的10月2日,枝野发布成立“立宪民主党”,并欢迎前民进党左翼参加。当天,枝野向民进党提交了离党申请,原民进党的菅直人、赤松广隆、阿部知子、初鹿明博等人即表态愿意追随。

在当天的新党结成记者会上,枝野表现:“非常感谢这些信赖的声音,促使我做出这一决议的重要原因是,我觉得有义务回应这些声音”“在目前这种情形下,我们将坚定不移地保卫宪法原则,并加深我们所认同的民主主义的原来理念,所以我们选择了立宪民主党的名字”。10月4日,立宪民主党的推特号便得到了与自民相当的关注数,自由派的期望正在向枝野新党汇集。

促成立的立宪民主党很快就投入到选战中,枝野选择与代代木、社民党共斗,代代木党首志位和夫也表现愿意与立宪民主党合作,最后决议互相不在对方的选区竞争,以图集中票源。至于原民进党同僚的选区,枝野选择自动礼让,做出了仁至义尽的高姿势[8]

枝野的卓然自立形象甚至博得了老右翼的喝彩,石原慎太郎表现“这次选战可以看出候选们的卑鄙……坚守理念的枝野是真正的大丈夫”,小林善纪则干脆直接跑去给立宪站台。

至于野田佳彦等自居“中庸”的元民进党议员,既不参加盼望之党,也不参加立民。自行组建了“无所属之会”,民进党自此一分为三。

就在这种自公绝对优势、盼望分流选票、野党四分五裂的情形下迎来了众议院选举。10月22日颁布开票成果,立宪民主党夺得55席,成为最大在野党,但也是史上席次最少的“最大在野党”(破民主党57席的记载)。盼望之党所提235名候补,只当选了50个,席次反而减少了,小池的大本营——东京25个选区接近全军覆没。“小池旋风”刮过,势头尽消[9]。拜访法国巴黎的小池在开票后促返国,并坦承选举成果严格。

至于率部赌上民进政治性命的前原诚司,在选举失败后为千夫所指,民进党内充斥怨气:“被前原代表诈骗了”,“前原君政治性命停止了”,“前原确定被小池这个女巫施了魔法”。至于前民进党成员、从民进党脱离出去的立宪民主党成员等都与其坚持距离。日媒戏称前原为“政界孤儿”。

前原诚司不久就黯然辞去党首职务

参考

  • ^“小池旋风”指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带领的地区政党“都民第一会”借市民对东京都政长期停止的牢骚以及对自公两个传统建制政党应对新经济形态动作缓慢的强烈不满,意外地获得压倒性成功的事件。
  • ^ 当然自民党也不免于小池旋风的冲击,不仅有人脱党,政治盟友公明党也弃自民于不顾,跑去支撑都民第一会(仅限于东京都)。
  • ^ 2010年的逮捕中国船长事态与时任外务大臣前原诚司脱不开干系。
  • ^前原诚司曾经失言“日共就像白蚁,如果你和他们合作,就会崩坏”,最后还是时任民主党干事长的枝野幸男向代代木书记局长山下芳生报歉了结。
  • ^ 至于为何民进党内同时存在立场南辕北辙的保守派和自由派,与民进党及其前身日本民主党的左右野合、“反自民大帐篷”不无关系。
  • ^“刺客候補”源于小泉纯一郎的选举策略,“小泉剧场”之一。一般因为政党在该区无强力候补,就找一些著名度很高的人来代表己方参选,以到达让对方落选的目标。小泉曾应用此法使得造反的前本党议员落选,作为报复。之后小泉发明外媒也在用“刺客”这个词,担忧大家误认为小泉真的向对手派刺客,下令媒体不要应用“刺客”这个说法。彼时的小池百合子就当过“刺客候補”(之后的她引起的野党大决裂,也客观的为与党起到了刺客的作用)。
  • ^事实证明这个“消除”的发言对盼望之党自身也带来了不利影响,使得支撑率重挫
  • ^当然也有枝野以为即使是派出候补,也难与这些人竞争的缘故。
  • ^很多支撑小池的东京选民接收采访时都表现,盼望她“专心东京都事务”。
  •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